DR

金鱼脑、在各个CP跟作品之间流浪的流浪汉。基本上文章月更(心虚),但因为无法使用微博,所以还在寻寻觅觅除了春哥以外的荤菜调理方式,如果当月产出是荤的话……就、也许晚点吧。不太擅长聊天,请多包涵。
不介意的话也可以来这:http://anny089205.pixnet.net/blog

【YOI,披集&勇利,友情向段子】鱿鱼的故事

※ 参考自泰国电影《初恋那件小事》

前言:勇利与写了〈Yurion Ice〉的少女在底特律的剧院看了芭蕾舞剧,她在星巴克点了一杯长得有如咒语、勇利已经分辨不出基底为何的咖啡,而他只是很没个性地点了一般的拿铁。她在黄昏时微笑着对他说了再见,勇利却只觉得自己把所有事情搞砸了,以至于无法挤出笑脸与响应。


日本友人回到宿舍时的表情彷佛写着「生无可恋」四个大字,披集看着他把自己摔进床铺,然后断线般地一动也不动。

「勇利?」披集捧着手里的仓鼠,跟着坐上床铺。

看来是不太顺利呢。披集心想,勇利看起来就像是缩成一团拼命梳毛纾压的仓鼠,但可没办法...

【Unlight,CP见TAG】Rebith

在这边发得有些迟了,不过今年参加了2017里斯生日企划喔!这边负责的是文组〈Rebirth〉,希望各位能够喜欢海军里斯跟人鱼出叶的故事> <有一丢丢的CP向,详情还请各位点进去看喔!

企划连结:https://v2.modao.cc/app/4ulX0H5NXWEU6ECuIk6srOd3QSeIlvA

玩了UL五年的时间,看着游戏从巅峰直到现在……做为老玩家实在是不舍,但官方既然开了登录期限,那么就一起集气期待开新服务器吧!QwQ


【未完的段子,狡宜】

  • 西比拉系统崩坏、狡啮回到日本的前提
  • 剧场版后约20年
  • 应该会写成文


宜野座的外表一直比实际年龄要小些,年近五十的他看来还有着介于三十末四十初的面容,岁月似乎和狡囓一样不忍在他身上留下太多痕迹——各方面的——上回见到他时还扎着小小的马尾,而今如棉絮般的白已掺入当年柔顺的黑发,他也剪去了三十二岁时留着的几缕青丝,眼镜倒成真了,轻微的老花让他无法像年轻时直接阅读书报。狡囓坐在他的对面,阅读灯照亮他的脸,室内晕黄的光柔化了宜野座的轮廓,眼尾的细纹与日益加深的法令文都好看得紧。宜野座烦恼地揉了揉额角,狡囓则是轻轻捻起他的指尖,长年征战留下而厚茧的指腹在宜野座的肌肤上头摩挲...

【阴阳师手游,鬼使黑♀白】Can’t Keep Us Apart

※ 是姊弟不是兄弟哦!


※ 是姊弟不是兄弟哦!


※ 是姊弟不是兄弟哦!


※ 为了方便所以还是以黑羽月白称呼


※ 本来没有标题,但写文章时偶然听到了《High SchoolMusical III》的〈CanI Have This Dance〉,觉得副歌想表达的情境满符合我希望有的感觉的,于是截了歌词当标题


发现这里忘了贴……总之是《Psycho Pass》趴啰的冲田组

【刀剑乱舞,冲←安+冲田组前后无差】Always On The Run

发现这里忘了贴……总之是《Psycho Pass》趴啰的冲田组,以下是注意事项:

  • CWT无料释出
  • 《Psycho-Pass》趴啰
  • 第六分队来自新撰组解散年分加总至个位数
  • 冲田←大和守安定+冲田组前后无差的CP倾向描写,雷者勿入
  • 冲田←大和守安定+冲田组前后无差的CP倾向描写,雷者勿入
  • 冲田←大和守安定+冲田组前后无差的CP倾向描写,雷者勿入
  • 上面那一段很重要,所以要说三次
  • 虽然完成了计划与大纲,但也没什么把握能写完这个系列......(可能会坑掉的意味)
  • 已修正错字,部分语句也有修改
  •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再继续阅读


为了避免有读者一...

【Avatar: The Last Airbender,Jetko】Long Way Trip

※CWT43无料释出

※ 原作世界观,但把第一代的人物挪到《Avatar: TheLegend of Korra》的时代使用

※ 已交往设定,大概

※ 人名依旧坚持使用原文

※ 已修正错字与词汇错误

※ 其实我不确定Earth Kingdom内城镇的正确地理位置,我只知道霸新塞在哪(废话地图上画那么大一个

※ 以上都可以接受再点开喔!


- - -


Jet是被大雨泼在金属车顶的声音吵醒的,他小声骂了句脏话,雨声铿铿锵锵像无数把钻子扎进他耳朵里,他粗鲁地将头上的毛线帽扯过颚关节的长度...

【阴阳师,博晴段子】无题

※ 买了《阴阳师‧醍醐卷》后写的段子

※ 因为是抱着大天狗与博雅是挚友的心情写的,所以说是博晴无误

※ 强烈建议CP洁癖者直接跳过本篇文章


「博雅,我啊,只要能和你在一起喝酒,度过如此刻这般的时光……我就心满意足了。」

「人活在这世上会遇到各式各样的事,但无论发生任何事,博雅啊,只要能拥有和你交杯换盏的时刻,我就十分满足了。之后的事,之后再说……」


博雅博雅博雅……


——他忘记了。杂乱却有序的庭院、温雅狡诘的微笑、未尽的茶、残油的灯,他都忘了,是这样的吗?安倍晴明若是失了人味,就是那么回事...

【Unlight,旧联队中心】晌午

  • 小段子
  • 不会有后续
  • 出叶嫁我可好(滚#


里斯睡着了。

均匀的呼吸,无防备的表情,因那些无人知晓的梦境轻颤的睫毛。出叶瞥了他一眼,见他的毛发末端被阳光褪成了蜜糖般的透明色泽,他们坐在训练场旁的树荫下,迪诺因为睡过头而还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地狂奔。微风吹来,那个十九岁的大男孩像一片落叶般地倒上他的肩头,沉浸梦乡尚未有清醒的意思。

以他们家王牌的标准来说,这回的睡相算得上是斯文秀气了,而被当作抱枕一事其实也不算得上麻烦──像所有人一样,他是王牌大人的支柱,能让里斯这样放松地睡下,更说明彼此间的交情深厚。不知怎地,意识到这样的关系似...

【没头没尾的脑洞,鬼使兄弟】 关于鬼使黑腰间那把短刀的猜想

关于鬼使黑腰间那把短刀的猜想,一如往常不是令人愉快的走向
.....真心想问我自己,为啥我写什么作品什么CP都不甜呢?

喜好甜食的亲们请斟酌入内


鬼使黑的戾气重。这是地府众人皆知的事情,当年奉命勾他魂的鬼使白自然也是清楚不过。

他的双足拖着木屐向前,满地鲜血的暗室内,鬼使白的存在彷佛能够映出青白月光,那个奄奄一息的黑发男子倒地不起,身体撑不住的时刻便是阳寿已尽──生死簿载明他复仇杀红眼,最终落得遭到反击而死的下场。鬼使白自虚空捕捉阎魔大王赐予的招魂幡,不带怜惜地开口:
「将死之人,速速随我入地府,不得有误。」


而后,他才知晓这名几乎化为妖魔的...

1 / 3

© DR | Powered by LOFTER